你的位置:主页 > 智联招聘新闻 >

2019春招薪资报告出炉智联招聘却涉嫌采购简历流

2020-05-07 00:53      点击:

  日前,智联招聘发布了《智联招聘2019春季人才流动报告》,报告显示,2019年春招期间,全国求职者的平均薪酬为8165元,比2018年同期的7807元上涨5%。

  成都平均薪酬为7620元,同比增长6.2%。其中,平均薪酬最高的是基金/证券/期货/投资行业,为11955元,相较于2018年10774元上升11%。

  从2019年春季求职期间排名结果来看,就业形势最好的行业是中介服务业,其次是保险及外包服务。

  数据显示,从春季需求量最大的十大行业来看,互联网/电子商务、房地产/建筑/建材/工程、教育/培训/院校行业成为前三甲。

  而工作年限越长,工资越高的现象也非常明显。数据显示,2019年春招期间,求职者的平均薪酬和自身的工作年限成正比关系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春招期间,整体的招聘需求人数降低了4%,找工作的人数同比增加了4%,简历投递次数同比增加18%,这表明单个求职者较去年投递了更多的简历,且求职人数在增加,需求人数在减少的趋势将整体影响今年春招的就业景气度。

  从1月25日到2月11日,某学校的学生小马和朋友小郑通过各种关系,“造”了11400单简历,在“智联招聘”的APP注册投递给多个企业。按照之前上家的约定,每投递一份简历,他们可以得到4元,这在“行业”内,被称为“刷单”。

  小马解释说,只需要找人通过下载链接和二维码,用手机号注册“智联招聘”的APP,按指引填写简历和求职意愿,随便向一个岗位投递求职,且配合回访,就算完成一单。

  这些简历,并不都是真的想要求职的人投递出的真正简历,“随便找一些人,毕业院校,工作经历等都可以随便填。”那如果用人单位打电话让他们去面试呢?“他们就教我们(说),就说已经找到工作了。”

  找人刷单,向招聘公司投递简历应聘,“营造”对方公司在智联招聘上很受欢迎的样子。

  这项工作全靠每一个真实的手机号码注册,需要大量的人脉资源,注册软件要求每个手机号、每份简历,都必须对应,而且此前在智联投递过简历的号码无效。“学历工作年限与年龄相匹配,不能不符合正常逻辑。”

  因此,小马和小郑又向自己的“下家”层层转包,“每单我只能挣0.5元。”但小马说,“上家”从智联招聘接单,每单是13元。

  双方的第一次合作比较顺畅,小马第一次做了500单,上家结算很靠谱。第一次结算时,有300多单的“合格率”,一周时间,对方就转了钱。

  从小马提供的转账截图上,“上家”赵家昊在1月10日转了1844元,1月16日转了10696元,1月22日转了5708元。

  “因为前面很顺利,所以我们也没有想太多,很信任对方。”小马说,本身这一“行业”就做的是信誉,尽管对方提过合格率的问题,但每次结算费用的合格率计算也在80%左右。

  1月25日到2月11日,小马和小郑共计完成了11400单,每单4元。这笔钱本应在2月中旬就结清,前3次的钱都付清后,这一次,上家却提出“简历质量通过率低”,迟迟没有结算。

  “刚开始和我们协商,说合格率低,按照每天400单结算,后来又涨到500单,但我们没同意。做这些简历,我也转包出去的,现在我把下家的钱给了,他们却不付给我钱。”

  小马和小郑多次找到赵家昊,要求结算费用,但都不欢而散,后又联系赵家昊上家丁佳琪以及丁的上家灵硅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的董启之,还是一样的结果。

  后来,小马尝试通过智联招聘官方客服联系了智联招聘的工作人员,第一个与他联系的工作人员要走了小马提交的证据后没了下文。而小郑换了手机号码再次联系的工作人员表示,智联招聘和他们不存在合同关系。

  这让小马很愤怒。2月20日,他到派出所报了警。但民警表示,这属于经济纠纷,建议收集证据去法院起诉。但实际上,他们一直以来的联系都是通过微信、电话,小马和小郑从未见过赵、丁和董,董的定位甚至是在河北保定。“无从找起。

  2月28日,小马通过21CN主办的公益性消费投诉平台“聚投诉”投诉了此事,希望得到解决。但第一次投诉后,对方以“先撤诉再协商”为由,要求小马在平台结案。但撤诉后,对方又开始推脱,3月2日小马再次上线投诉。

  “我们现在只想找到智联招聘,因为这个事的源头肯定是他们那儿出的,希望他们给(上家)公司施加压力,明确告诉我们简历的合格率到底是多少,哪怕只有一单,也给我们结算了。”小马说。

  记者在“聚投诉”平台上发现,一位署名为秦先生的投诉人也投诉了智联招聘,文章标题为《智联请供应商做数据,上层勾结包庇,处理人敷衍了事》。该文章投诉内容和小马的投诉内容基本一致。

  针对小马报酬的争议,“上家”的“上家”丁佳琪告诉记者,最起码要保证简历是真实的,但是他(小马)这边给出来的量都是假的,因为智联这边确实也给了他们一些证据,证明简历乱七八糟填得确实很多。

  “其实我们之前也给智联招聘投诉过,因为我的上家也没把钱结算给我。当时智联招聘还给我们澄清,说这个钱不是没有结算,而是仅仅把合格的一部分结算了。”

  在前述秦先生的投诉文章评论区,有一条自称是董启之的人通过评论的方式回应了投诉。

  回应者董启之称,自己是本次事件的直接当事人,也是智联公司签署合同合作的简历直接供应商联络人,还是该事件所投诉的丁佳琪的上游甲方。

  董启之在回应中表示,智联公司跟他们公司做简历采购,他向丁佳琪采购,丁把需求发给赵,赵找执行方落实求职人员简历的收集。

  因此,智联跟小马并没有任何合作关系。智联跟灵硅公司签署的合同条款,是按照采集简历的合格有效简历数量进行结算的。

  针对此次风波,智联招聘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他们已经注意到了21CN聚投诉平台上的该条投诉。

  “我们是和灵硅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,协议的目的是拓展智联在线上的渠道。对于合作的效果,我们的考核标准是对方提供一定数量的真实简历,智联核实简历的真实性。”

  该人士同时表示,智联招聘没有给求职者佣金,投诉所说的给求职者注册费用的操作方式是违背合同规定的。

  智联和灵硅的线上广告推广,属于CPA广告合作,也就是按照有效订单来计费。灵硅需要利用自有的校园、地方等渠道资源,投放智联的注册入口,吸引有求职需求的求职者注册来求职。智联付费给灵硅,不会涉及到给求职者的佣金。如果合作方有这种操作,是背离合同要求的行为。

  这个不排除是分包商自己的行为。“我们的合同里面注明不能有虚假简历,如果有虚假简历,是需要灵硅赔偿我们的。”

  3月7日,智联招聘还发表声明称:近日,有个别网络平台报道智联招聘涉嫌采购简历流量一事,我公司对此高度重视,并立刻进行了内部核查,发现文章与事实不符。

  智联招聘在声明中说,经合规、法务等部门核查,智联招聘与推广公司签署渠道营销推协议,用以拓宽线上传播渠道,推广智联招聘产品入口链接,吸引有求职需求的用户来到网站求职,且要求引流渠道必须真实有效。

  智联招聘强烈谴责在推广过程中弄虚作假的行为,我们设置了严格的简历筛查安全系统,对所有注册简历进行严格的筛查,识别不合格的虚假简历并第一时间进行封存处理,以免影响招聘和求职方的使用体验。

  智联招聘还在声明中表示,网传智联招聘有员工与乙方推广公司涉嫌商业贿赂一事,目前经查无相关证据证明。

  请理性评论、文明发言,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

 网站地图